黑龍江省大學生就業創業指導中心 設爲首頁收藏本站聯系我們
 首頁 > 就業指導 > 年輕的職場逃兵,又能被大學校園庇護多久?

年輕的職場逃兵,又能被大學校園庇護多久?
發布時間:2018/4/23

“職場人際關系太複雜,我每天都被無意義的辦公室鬥爭折磨。”

  “在大學我可以自主選擇靠近欣賞的人,但在職場裏總是被迫接納討厭的家夥。”

  “甯可在大學圖書館安安靜靜看一天書,也比在辦公室重複忙碌一年有意義。”

  近來,一個頗爲新奇的“人口遷徙”現象,頻頻出現于職場年輕群體中間。一些踏入社會時間不長,工作資曆較淺的85後、90後,不同程度地對職場心生負面情緒:受傷、厭倦、迷茫……面對種種痛苦,他們選擇做“職場逃兵”。而逃離的地點,則是大學校園。

  相較于現實、激烈,崇尚“叢林法則”的職場,高校生活顯得格外親近、安穩,更能給人歸屬感和安全感——這種對比就讓一部分年輕人甘心舍棄職場,投奔校園。但“回籠”讀書真能成爲治愈職場心病的良藥嗎?年輕的職場逃兵,又能被大學校園庇護多久?

  “職場受傷型”:提升耐挫性,職場挫折應成爲上升基石而非陰影

  90後男生張海軒,2013年本科畢業于國內某名牌大學,入職國內某金融公司,擁有一份令大多數應屆生羨慕的薪水。

  但張海軒上班一段時間後,職場很多事都讓他難以接受,比如領導過于強勢,經常逼迫員工加班,要求大家在朋友圈轉發自己“光輝事迹”的微信文章鏈接;同事間互相排擠,張海軒感覺總被組長打壓,新人毫無用武之地。

  張海軒有個性,頗有主見,不願阿谀奉承,不屑于迎合同事。一年後他選擇了辭職,跳槽到第二家單位,不久爆發新的問題,半年後繼續跳槽……從2013年到2016年,張海軒畢業3年換了4份工作。屢屢跳槽,除了身心疲憊,也連鎖導致其他問題,比如他投新簡曆時總被懷疑“經常辭職是因爲不靠譜”。

  張海軒深感“傷痕累累”,哀歎自己太不適合混職場。他決定“躲一陣子”——去國內某高校讀研。

  重新坐回課堂,搬回宿舍,張海軒感慨,人際關系變得簡單美好,和同學一起上課、打球、放假旅行……當然,兩年一過,未來規劃問題仍將擺在面前,他因而內心隱隱對終將到來的“逃避結束日”有所焦慮。張海軒不敢想太遠,“但行好事,莫問前程”。

  對于張海軒這種“職場受傷型”逃避,職業規劃專家張麗麗認爲,因職場挫敗感退回學校,說明心理創傷已經形成,這就是潛在的隱患。即使回歸看似單純的校園,等到重新畢業,還會觸發原本的傷口。同時,經過新一輪的學院深造,個人期待必將“水漲船高”,社會職場對他的期待也會較幾年前大幅度提升,這些都會導致他內心的焦慮感不減反增。

  張麗麗指出,“職場受傷型”逃避,關鍵在于這類年輕人尚未認識到自我“耐挫性”不足。逃避的只是外在環境,逃不過自己。“心理學上,其實人遇到的挫折都是上台階的機會,如果每次都逃避,生命永遠固定在這個高度”。

  “既然退回來,就需要重新作生涯規劃。”張麗麗覺得暫時回校這一選擇,好處在于這些年輕人已經曆過真實的職場,因而能有針對性地“重新叩問自己生命價值觀”,“通過梳理、整理生涯規劃,明白之前積累的到底是什麽,不應把原來職場作爲摔跤的陰影,而是要當成上升的新基石”。

  “職場厭倦型”:事業進步未必總是“上升”,有時也是橫向發展

  90後女生李伊,大學畢業後入職一家外企,當初這家企業offer令她相當驕傲,因爲李伊打敗了衆多比她學曆“漂亮”的精英,過關斬將,才如願以償。

  在這家外企,只要踏踏實實幹下去,升職加薪速度很快。但是工作兩年後,李伊忽然不滿于現在的生活,她覺得工作是“重複機械”的,即使後面能當上部門主管,未來也不過是在這座城市消費水平高一些而已,總之,“生活一眼看到頭”。

  李伊看到,在歐洲讀書、安家的表姐,生活要比自己豐富很多,“生活每天都有增量”。李伊特別羨慕,說服父母,讓自己辭職去歐洲留學。

  李伊去歐洲讀研一年後畢業,她根本舍不得結束在國外快樂的體驗,于是又執意繼續深造,暫時不考慮找工作,不想重回無聊的生活“死循環”。

  “90後這一代成長的經濟條件好,信息也很發達。信息豐富,有時候也造成這一代有時是活在腦子裏,不是活在生活中。他們通過電視電影獲取大量信息,感覺自己好像已活了好多年。”張麗麗指出,像李伊那種所謂“看透人生”的心態,往往正是因爲缺乏人生經驗,習慣從小事中得出過大的結論,感覺什麽都能“一眼看到頭”。

  過早給職業與生活下的定論,或許只是狹隘視野下的一種想象。

  張麗麗提醒,年輕人不應該複制、借助別人的視角來感知世界,“沒有自己的眼睛”,缺乏好奇和熱情,難以找到屬于自我的發展方向。

  在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副教授仲理峰看來,一旦對基本業務得心應手,就評價工作“重複機械”,不如留學體驗生活有增量,這既是對工作本身的曲解,也是對生活缺乏充分認知的體現。

  “重複本身不是沒有意義,只要你每天能創造價值,這就是意義。”仲理峰指出,一些年輕人不以價值、而以個人新鮮愉快程度來衡量工作好壞,這種心態很不成熟,過于憑感覺行事。某些工作業務表面看似“重複”,實則並非一模一樣的簡單循環,蘊含了慢慢發展的過程,是積累經驗的必要路徑。

  仲理峰覺得,年輕一代需要認識到,事業的進步未必總是“上升”,有時也許是橫向發展。一份工作的深層價值,潛藏于你對其“豐富化”的挖掘和自我創新意識的提升中。

  “精神危機型”:停下思考,進行“內問”是成長必要功課

  85後男青年王勇,大學畢業後在上海找到一份程序員工作。通過自己勤奮打拼和父母支持,王勇工作6年後在上海買了房和車,物質生活較有保障。

  但王勇在一年前忽然陷入到一種無法解釋的焦慮情緒中,他形容爲“疑似中年精神危機”。他覺得工作沒法讓自己找到更充分的存在感和成就感,但又苦思冥想,得不到解決答案。

  王勇覺得,或許是自己從小到大所接受的傳統教育,以及目前工作單一環境,讓他接觸不到外面更多元的世界。爲了擺脫精神危機,王勇選擇逃離目前熟悉的一切,去未知的外界尋求答案,于是他奔赴香港求學,“走一步看一步”。

  仲理峰指出,王勇這種情況,主要屬于一種“年齡危機感”,當工作狀態穩定,且達到小有成就的水平時,人會對年齡和後續發展有所擔憂,“知道青春不再,思考未來如何和年輕人競爭”。

  仲理峰覺得,在相對成熟的年齡段和理智的思考狀態,通過學習去調整、升華職場狀態,不失爲一種合適的選擇。

  仲理峰平日也會接觸到不少在職讀研的“周末班”學生,“他們真的很累,都希望能有所改變”。仲理峰認爲無論如何,既然一些青年決定在職業之路上加入回校求學的選項,就一定要明確求學的目的。“上學本身不是爲了就業和學分,而是幫助思考,思考完了提高修養。帶著功利心以爲上學能解決所有問題,這是誤區”。

  張麗麗認爲,年輕人出現職場倦怠,希望尋求改變,這是生命曆程的自然現象,是個體對成長的要求,不是壞事。一個人需要在某些時刻停下來,站穩腳跟,回身看風景,思考走過的路。

  出于理性目的,回到高校學習,是一種“停下思考”的機會。“如果有這樣的機會進行自問、內問,生活可能會發生很大變化,生命會實現飛越。”內問,是成長的必要功課,突破自我的人能夠破繭而出,放棄突破的人則永遠固化在幼稚階段。

但張麗麗強調,“內問”,從來不是立竿見影的,很可能需要一個時期的深度探索。她建議,在有機會停下來審視自我的過程中,最好能得到他人的幫助。“人在遇到困難時視角很短,那一刻只是想跑,如果有人和他聊,可能會給出更理性、更正向化的處理方式”。

來源:中國青年報

-
版權所有:黑龍江省大學生就業創業指導中心 黑ICP備05001137